<ruby id="bxd5z"></ruby>
<th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<progress id="bxd5z"></progress><span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
<th id="bxd5z"></th>
<th id="bxd5z"></th>

登錄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[名作賞析] 魯迅筆下的阿Q,為何被認為是寫盡國民劣根性?文中細節揭開真相

3 已有 169 次閱讀   2022-08-27 18:19
魯迅筆下的阿Q,為何被認為是寫盡國民劣根性?文中

細節揭開真相 

魯迅先生被評價是當代最厲害的作家之一,可謂是著作等身。并且他也是新文化運動的功臣,比如:毛主席評價他"魯迅的方向,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。"如此高的評價,自然是因為他作品的原因,讀書的時候,很多人都很怕遇到魯迅先生,因為他的文章太經常出現在現代文閱讀里了,但是這也是他文學成就的體現之一。如此高的文學成就自然是因為他作品的價值很高,但是籠統來看,魯迅先生的作品仿佛一直在罵"人",比如他筆下著名的"阿Q"就被公認為"寫盡了國民的劣根性",為什么呢?

首先,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,我們要先確定一個前提就是:魯迅先生生活在民國!而民國是個什么年代,大家應該都很清楚,它除了是個浪漫的年代,在后期他更是一個戰亂的年代!但是魯迅先生的生卒年代是1881年至1936年,他沒有經歷民國后期的日本侵華戰爭,但是在他的少年時代,卻是晚清時期,晚清時期中國這個民族經歷了什么,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,屈辱的甲午中日戰爭,屈辱的馬關條約,南京條約等等。而上述的這些,在魯迅先生少時都親身感受過,所以他在筆下寫的阿Q以及其他人,其實是整個時代的縮影!栋正傳》的開篇,就有此意:"自傳"么,我又并非就是阿Q。

而晚清作為中國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,民眾在眼見列強侵略中國,但是中國無力反抗的同時,本就在民族深處會有一種自卑感,但是偏偏中國又是一個擁有幾千年歷史的古國,新的來自外國的屈辱、外國的壓迫讓當時的人們產生一種內心的矛盾:有來自千年古國的自豪,又被現實沉重打擊著,矛盾的心理漸漸深入到當時民族的深處!他們在被列強壓不過氣來的時候,突然發現自己還可以強調中國的悠久歷史,于是阿Q代人們說出了:我們先前——比你闊的多啦!你算是什么東西!攀比的似乎是阿Q,但好像更是整個民族的無奈!

不僅僅如此,阿Q他更是那個時代最底層的人們,他僅僅靠著打短工過活,活得艱難,掙的錢經常被地保、被很多人搶去,勉強糊口的生活、經常的被人欺侮。他打不過的人,他就默默地說:我總算被兒子打了,現在的世界真不像樣;甚至于被打之后自己打自己,假設被打的是另一個自己,更像是自己打了別人一樣。只能追求精神上的短暫勝利,并自我慰藉,仿佛只有這樣才能得到現實中不屬于自己的勝利!因為現實中實在太苦了,被長期壓迫的人們,長時間無力反抗的人們最后走向了麻木,只能追求精神上的自慰!像不像清朝晚期意圖立憲自救的晚清政府?

但是阿Q并非只表現了民眾苦難的一面,他更代表著很多人有過卻不愿意承認的心理。比如在和人聊天的時候,會有故意聊到自己身邊厲害的朋友或者和自己有關系的一些人,仿佛這樣自己就能和那些人一樣厲害!這和阿Q執意說自己姓趙執意想和趙老太爺攀上關系是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?如果自己有一些自己認為的不足,比如身材不好的人在聽到"胖子""瘦子"等等一些可能和其聯系起來的詞語,都會自己聽者有意,然后產生不快!這和長了癩子的阿Q不愿意聽到和癩的所有相關詞有什么區別?

所以,阿Q就是一個集眾人之不足、國民之不足為一體的這么一個典型的形象,而魯迅先生本人又是剛好在中國最慘的時代生活過的,再加上他留學日本受到的歧視,自身感受加上耳濡目染,就有了一些感悟,認識到當時的社會,主要是因為民眾受到的壓迫太大,無力排解的他們只好尋求一種聊以慰藉的方法,畢竟人總是要活下去的!所以他選擇了棄醫從文,想要用激烈的文字來喚醒當時麻木的人們!

分享 舉報

發表評論 評論 (3 個評論)



女医生的诱感2在线观看
<ruby id="bxd5z"></ruby>
<th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<progress id="bxd5z"></progress><span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
<th id="bxd5z"></th>
<th id="bxd5z"></th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