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bxd5z"></ruby>
<th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<progress id="bxd5z"></progress><span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
<th id="bxd5z"></th>
<th id="bxd5z"></th>

登錄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[個人展廳] 藝開善花 —— 吳東民花鳥畫小品欣賞

2 已有 54 次閱讀   2022-11-20 13:24
吳東民,號半坡,字美教,竹園居主。1956年9月出生于海南。畢業于海南大學藝術學院。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第五、六、七屆副主席、中國文聯第九、十屆委員。

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顧問、海南省政協委員、海南省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、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、海南省政協書畫藝術研究院院長,海南省書畫院名譽院長,國家一級美術師,瓊臺師范學院名譽教授,海南師范大學碩士研究生導師。多次擔任全國各大展覽評委主任、副主任。

書法作品入選歷屆國展、中青展、書法蘭亭獎展,以及全國各類專項書法作品展。美術作品入選全國首屆中國畫展及全國第十屆美展,國畫作品參加全國畫院一、二屆雙年展。四件作品被中國美術館收藏,三件作品被國家博物館收藏,兩件作品被人民大會堂等重要單位收藏。
妙筆生花  落紙成春
——賞讀吳東民先生花鳥畫有感

文/陳  洪

在這里展示的東民先生的近百幅花鳥畫作品,重彩與水墨并舉,寫意與潑墨共存。全是他所深深眷愛著的海南故土、熱帶花園。梅蘭竹菊,桃李杏荷,芍藥牡丹,松柏藤蘿……或細筆勾勒,或粗獷豪放;或實景寫生,或筆墨抒情;或千里之景奔來眼底,或咫尺天涯追逐詩人般的浪漫;或疾或徐,或遲澀,或飛騰。其中的藝術語言躍然筆下,如對座傾談。正如明代大儒邱濬詩云:神奇雨林盤根石,蛟龍絞殺花生莖,鳥語蝶舞樹參天……充分體現了畫家的藝術追求和作品風貌。
藝術來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。東民先生自小就對這海島上的花草樹木、鳥蟲蜂蝶頗感興趣,總有納入畫中的興致。常年的觀察,在他腦海中貯存下各種各樣奇花異草,及至下筆,妙構神來,觸紙成春。他說,“面對自然界就是發現美與描繪美的過程!靶腥f里路,讀萬卷書”,藝術家在藝術創作上,只有深入生活,面對自然,通過觀察體驗,獲得真情,再摻進人格魅力、學養和才情,才能使藝術語言和精神狀態更加吸引人、感動人,方能達到“外師造化”、“中得心源”的結果”。居于此,東民先生時而深入黎村苗寨,為海島獨具一格的風土人情寫真;時而佇立天涯海角,體味海天相接的博大胸懷;時而登五指、攀尖峰,感悟山川秀麗,陶冶身心,滌蕩瑕穢……,一幅幅具有濃郁熱帶雨林生活氣息、地方特色的花鳥世界呈現在眼前,猶如一個百花盛開、春色滿園的世界。
“線墨交融,以書入畫”——書畫同源之理;
以書入畫,弘揚書道,是繪畫藝術的一大特點。中國畫是線條的藝術,畫家自古就十分注重線條的質量。所以,善畫者必是善書者,否則其線條就缺乏內涵和氣韻,純粹靠色彩支撐的只能是俗畫。特別是寫意花鳥畫是極注重線條的凝練與簡潔,線條永遠昭示著一股積極的力量。
東民先生對書法的抽象筆墨在花鳥畫創作中的根本促進作用,有著深刻的認識。在熱帶花鳥畫的藝術創作中,將自己具有極深功力的書法線條、用墨的變化和構圖也有機地運用到畫作中。掩映藏干,翩翩如花,風搖動態,姿態高雅……虛實相生的結構特征和韻味無窮的審美特征,猶見畫家作畫之時情感的渲泄似乎淹沒了那技巧的表達,總以縷縷篤愛衷情打動著讀者。
東民先生的繪畫也和他的書法一樣,注重感情的投入和詩情的抒放。賞他的畫,賞意境中蘊含的咀嚼不盡的情、理、意、韻、趣、味,賞動感中呈現的艷麗清韻、情趣神妙、疏密有致,錯落自然。不是讓你僅僅去欣賞他愜意的揮灑誘人的興味,而是教你心醉神迷地去追慕那丹青所營造的處處奇甸妙境,給人賞心悅目的審美愉悅。
“筆墨當隨時代”。

海南以生態立省,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是我國首批國家公園之一,作為一名藝術工作者,東民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,以一種昂揚向上的創作姿態,以手中的生花妙筆,飽含激情,熱忱描繪海南熱帶雨林的美麗風景,表現海南自貿港的恢弘氣象,把中華美學精神和當代審美追求結合起來,彰顯中國審美旨趣,堅持守正創新,為打造海南自貿港靚麗文藝名片添上了具有重要意義的、濃重的一筆,這正是一位藝術家應有的家國情懷。
靜謐山林  多彩家園
——吳東民花鳥畫近作欣賞

文/劉  強

吳東民的花鳥畫是寫出來的。無論是細筆勾勒還是大筆揮灑,都是粗細濃淡不同線條的組合,都能夠看出他的變化多端的筆觸。這些出神入化、極富審美感染力的線條,源自于他的為世人皆知的深厚書法功底,加上以墨當色的塊面映襯,深得中國畫三昧。
如果探究他的繼承脈絡,單從對于植物的刻畫風格上直可追溯到明代的林良、呂紀,而從設色上亦能看得見清末民初海上名家的影子。這些名家的作品,題材大多來源于生活場景,特別注重生活情趣的把握和對生活的真實感受,講究以形寫神,神采兼備。吳東民近期的花鳥作品,除了在技法上延續了傳統中國畫的一般規則,在內容的取舍上也頗具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內涵。以我對他的了解,他自少年時期即對身邊美景和花鳥加以摹寫。及長,又系統摹寫《芥子園畫譜》,后又考上海南大學美術專業,得到系統學習。他又是極謙虛的轉益多師,為日后駕輕就熟的創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如此歷經數十年的學習和創作生涯,使他的個性風格日漸形成。
他的兼工帶寫的作品,筆法和墨法運用的純熟,是他對于筆墨精神的獨到的理解。線條不論粗細、曲折,或者是墨色混沌,都是層次分明,變化多端的,每一根線條都充滿智慧的靈動,特別是濃得發亮或者干枯稚拙的墨線穿插在爛漫的山花之中,更顯得搖曳多姿,或輕揉、或穩重、或空靈,與他的充滿故鄉情懷的亮麗色彩渾然一體,相得益彰,他的畫面里的每一根線條的位置和質感都不可替代,不可重復,具有唯一性。
關于他在作品中的色彩的運用,他是堅持以墨彩為主的,偶爾用一些重彩,也是很恰當的與重墨調和,陰陽互補,給人以扎實穩重的體驗。有些作品甚至于純墨揮寫,不施顏色,水墨相發,或者將藤蔓的枝干留白,在重重暈染下的濃墨重彩之中更顯素雅,對比強烈,給人強烈的視覺沖擊力,令人耳目一新。他還在石青石綠中加入淡墨,使原本鮮亮得有些單薄的青綠色彩變的深厚凝重,一如做人的穩重誠實,瞬間覺得有了精神蘊藉。這些突出的特點,在他的山水畫作品體現得淋漓盡致,也正因為此,他的花鳥畫的設色與他的山水的設色原則是一致的,有極明顯的可辨識度。
我一直贊美他的構圖。
海南的山林,灌木叢生,相互纏繞,很難讓人理出頭緒。很多畫家遭遇海南熱帶花鳥時都沒能找到恰當完美的表現手法。吳東民的畫面,也應了中國畫的“密不透風,疏可跑馬”的構圖法則,密處重重疊疊、紛繁復雜,粗看繁密混亂,細看條理清晰,可以負責任的說,他已經找到了處理繁復灌木叢的至高法則,反而給人一種他具有將困難化為簡單的極高智慧的感覺,在層層穿插中,他還能表現出主次分明,尊卑有別,這不是簡單的以枝干的粗細和在畫面中所占面積能夠決定的,它是由畫家傳遞出來的視覺和感覺的效果決定的。通常這種感覺會給人們帶來情感上的變化,這個就是審美感應。吳東民除了帶給人們美的享受,還讓人蕩滌靈魂、反躬自省,將自然界美好的一切與自身結合在一起,達到“天人合一”的至高審美境界。
吳東民繪畫作品的題材數十年來一直立足于生他養他的海南本土,他對于故鄉的滿腔的熱愛最終全部化為筆下的丹青。那只畫面右下角向上飛的小鳥,讓人想起“鳥倦飛而知還”,故土情節躍然紙上。在他看來,這只“倦飛”的小鳥通過翅膀震動的語言在述說他對于山林的眷戀,向往自由和溫暖。
現在展現在我們面前的他的這一批花鳥畫新作,是他用他的新的藝術語言在講述著海南島新的故事,這個新的故事其實還是他數十年如一日的舊故事的延續,但卻是具有了新的內涵的。

分享 舉報

發表評論 評論 (2 個評論)



女医生的诱感2在线观看
<ruby id="bxd5z"></ruby>
<th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<progress id="bxd5z"></progress><span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
<th id="bxd5z"></th>
<th id="bxd5z"></th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