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bxd5z"></ruby>
<th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<progress id="bxd5z"></progress><span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
<th id="bxd5z"></th>
<th id="bxd5z"></th>

登錄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[名作賞析] 訪古丨蘇軾 · 雪堂記

2 已有 93 次閱讀   2022-08-26 20:20
訪古丨蘇軾 · 雪堂記 

《雪堂記》是北宋文學家蘇軾創作的一篇散文。蘇軾在雪堂建成后于四壁繪雪,表明個人志趣高潔,然而“烏臺詩案”使他心有余悸。文章采用主客對答的方式,客方以“散人”、“拘人”發問,并稱蘇軾是“欲為散人而未得者”,并告之以散人之道,邀之作藩外之游。接著由蘇軾的反問,引出客方“無為”、“棄智”的觀點。最終,蘇軾以“適意”之見駁得客方“忻然而笑,唯然而出”,表現出“烏臺詩案”之后作者不斷思索、尋找自我的內心。全文說理結構儼然一體、精湛縝密,而且還貫通了主客之間起伏變化的感情脈絡,與《赤壁賦》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南宋 夏圭《雪堂客話圖》

絹本設色 28.2x29.5厘米 故宮博物院藏

蘇子得廢圃于東坡之脅,筑而垣之,作堂焉,號其正曰雪堂。堂以大雪中為之,因繪雪於四壁之間,無容隙也。起居偃仰,環顧睥睨,無非雪者。蘇子居之,真得其所居者也。

蘇子隱幾而晝瞑,栩栩然若有所適而方興也。未覺,為物觸而寤,其適未厭也,若有失焉。以掌抵目,以足就履,曳于堂下。

客有至而問者曰:“子世之散人耶,拘人耶?散人也而天機淺,拘人也而嗜欲深。今似系馬而止也,有得乎而有失乎?”蘇子心若省而口未嘗言,徐思其應,揖而進之堂上。

客曰:“嘻,是矣,子之欲為散人而未得者也。予今告子以散人之道。夫禹之行水,庖丁之投刀,避眾礙而散其智者也。是故以至柔馳至剛,故石有時以泐。以至剛遇至柔,故未嘗見全牛也。予能散也,物固不能縛,不能散也,物固不能釋。子有惠矣,用之于內可也。今也如猬之在囊,而時動其脊脅,見于外者,不特一毛二毛而已。風不可摶,影不可捕,童子知之。名之于人,猶風之與影也,子獨留之。故愚者視而驚,智者起而軋,吾固怪子為今日之晚也。子之遇我,幸矣,吾今邀子為藩外之游,可乎?”

南宋佚名《雪溪古寺》

絹本設色-24.5x25厘米-臺北故宮博物院

蘇子曰:“予之于此,自以為藩外久矣,子又將安之乎?”客曰:“甚矣,子之難曉也。夫勢利不足以為藩也,名譽不足以為藩也,陰陽不足以為藩也,人道不足以為藩也。所以藩予者,特智也爾。智存諸內,發而為言,而言有謂也,形而為行,則行有謂也。使子欲嘿不欲嘿,欲息不欲息,如醉者之恚言,如狂者之妄行,雖掩其口執其臂,猶且喑嗚跼蹙之不已,則藩之于人,抑又固矣。人之為患以有身,身之為患以有心。是圃之構堂,將以佚子之身也?是堂之繪雪,將以佚子之心也?身待堂而安,則形固不能釋。心以雪而警,則神固不能凝。子之知既焚而燼矣,燼又復然,則是堂之作也,非徒無益,而又重子蔽蒙也。子見雪之白乎?則恍然而目眩,子見雪之寒乎,則竦然而毛起。五官之為害,惟目為甚。故圣人不為。雪乎,雪乎,吾見子知為目也。子其殆矣!”

客又舉杖而指諸壁,曰:“此凹也,此凸也。方雪之雜下也,均矣。厲風過焉,則凹者留而凸者散,天豈私于凹而厭于凸哉,勢使然也。勢之所在,天且不能違,而況于人乎?子之居此,雖遠人也,而圃有是堂,堂有是名,實礙人耳,不猶雪之在凹者乎?”

蘇子曰:“予之所為,適然而已,豈有心哉,殆也,奈何!”

客曰:“子之適然也,適有雨,則將繪以雨乎?適有風,則將繪以風乎?雨不可繪也,觀云氣之洶涌,則使子有怒心。風不可繪也,見草木之披靡,則使子有懼意。睹是雪也,子之內亦不能無動矣。茍有動焉,丹青之有靡麗,水雪之有水石,一也。德有心,心有眼,物之所襲,豈有異哉?”

北宋郭熙《寒山雪霽圖》

絹本設色-147.6x78.1厘米-圣路易斯藝術博物館

蘇子曰:“子之所言是也,敢不聞命。然未盡也,予不能默。此正如與人訟者,其理雖已屈,猶未能絕辭者也。子以為登春臺與入雪堂,有以異乎?以雪觀春,則雪為靜。以臺觀堂,則堂為靜。靜則得,動則失。黃帝,古之神人也。游乎赤水之北,登乎昆侖之丘,南望而還,遺其玄珠焉。游以適意也,望以寓情也。意適于游,情寓于望,則意暢情出,而忘其本矣。雖有良貴,豈得而寶哉。是以不免有遺珠之失也。雖然,意不久留,情不再至,必復其初而已矣,是又驚其遺而索之也。余之此堂,追其遠者近之,收其近者內之,求之眉睫之間,是有八荒之趣。人而有知也,升是堂者,將見其不溯而僾,不寒而栗,凄凜其肌膚,洗滌其煩郁,既無炙手之譏,又免飲冰之疾。彼其趦趄利害之途、猖狂憂患之域者,何異探湯執熱之俟濯乎?子之所言者,上也。余之所言者,下也。我將能為子之所為,而子不能為我之為矣。譬之厭膏粱者,與之糟糠,則必有忿詞。衣文繡者,被之皮弁,則必有愧色。子之于道,膏粱文繡之謂也,得其上者耳。我以子為師,子以我為資,猶人之于衣食,缺一不可。將其與子游,今日之事,姑置之以待后論。予且為子作歌以道之!

歌曰:雪堂之前后兮,春草齊。雪堂之左右兮,斜徑微。雪堂之上兮,有碩人之頎頎?急P于此兮,芒鞋而葛衣。挹清泉兮,抱甕而忘其機。負頃筐兮,行歌而采薇。吾不知五十九年之非而今日之是,又不知五十九年之是而今日之非。吾不知天地之大也,寒暑之變,悟昔日之癯而今日之肥。感子之言兮,始也抑吾之縱而鞭吾之口,終也釋吾之縛而脫吾之鞿。是堂之作也,吾非取雪之勢,而取雪之意。吾非逃世之事,而逃世之機。吾不知雪之為可觀賞,吾不知世之為可依違。性之便,意之適,不在于他,在于群息已動,大明既升,吾方輾轉,一觀曉隙之塵飛。子不棄兮,我其子歸。

客忻然而笑,唯然而出,蘇子隨之?皖櫠h之曰:“有若人哉!

北宋李成《寒林積雪圖》

絹本設色-29.7x21厘米-臺北故宮博物院

-- END --

主編丨王成業

編輯丨「私享藝術」全媒體運營中心

出品丨私享時代文化傳播

媒體傳播丨展覽策劃丨書畫經紀丨圖書出版

分享 舉報

發表評論 評論 (2 個評論)



女医生的诱感2在线观看
<ruby id="bxd5z"></ruby>
<th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<progress id="bxd5z"></progress><span id="bxd5z"><noframes id="bxd5z">
<th id="bxd5z"></th>
<th id="bxd5z"></th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